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IT百科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2-06-03  


  深圳渣土山滑坡第七日,现场弥漫的悲伤渐浓。12月26日上午11时40分举行,现场汽笛长鸣三分钟,为遇难者送行,为失联者祈福。

  那些掩埋于地下的生命,或许都曾心怀一个深圳梦,就像河南人洪念江与妻子刘长真曾经渴求的那样:挣钱,回老家盖一栋属于自己的楼房。为此,他们在这座城市的边缘地带,辛苦劳动,精打细算。然而轰然坍塌的渣土吞噬了他们,令无数个家庭陷入困境。

  12月20日上午,洪念江和妻子刘长真匆匆填了几口午饭,便和孩子告别,前往工业园——那也许是最后的告别。

  原本,他们和客户约好,下午把一车泡沫垃圾拉出来。但对方考虑到下午会下雨,货物被雨淋湿不好,上午打电话催促他们把货拉走。

  11点左右,两人进工业园不到半个小时,“渣土堆就倒了”。经常出入园区,对情况比较了解的姐夫王金财称,他们距离渣土山的位置,太近了。

  失联的两人都是河南信阳人,家境拮据,在老家都没有一栋自家的房子,只有几亩农田。而种庄稼,并不能解决温饱问题。2007年,洪念江和妻子决定带着儿子洪先林来深圳闯荡。

  在这座新兴的城市,洪念江当过保安、捡过垃圾,最初条件艰难。后来,他买了三轮车收废品,渐渐攒下些积蓄。夫妻俩又买了一辆二手货车,做起泡沫回收生意。

  他们一直带着孩子租住在简易铁皮房内。洪念江一直有个梦想:希望挣了钱回老家盖一栋属于自己的楼房。虽然生活艰辛,但小儿子来宝的降生,给这个家庭带来喜悦。

  在宾馆房间里,亲友们沉默地聚在一起。从老家闻讯赶来的大哥低头蜷缩在床上,这位庄稼汉曾反复念叨“好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而两个姐夫一个劲的蹲着抽烟,气氛压抑。

  16岁的大儿子洪先林正处于逆反期,初三下半年辍学不再念书。洪念江为此发了很大的脾气:“你不读书,现在连找工作的找不到,你该怎么办。”这半年,先林一直跟在父母身旁给,帮忙照看生意。

  得知父母失联,洪先林一度无法接受,情绪很不稳定,吃不下饭。亲戚们看在眼里,心酸却毫无办法。

  洪念江7岁的小儿子来宝还不懂事,这些天经常问姑姑伯伯们;“我的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啊。”

  亲人们一直再哄他:“你的父母出去办事了,过些天就回来。”七天过去,孩子可能已经隐约对父亲的情况有所了解,情绪低落。“但孩子还小,能瞒一天是一天吧。”王金财感叹。

  而家中75岁的老母亲,还不知道儿子一家的情况。大哥洪念华也决定先瞒下来,“等以后让母亲慢慢知道吧”。

  让家人发愁的是,几年前洪念江花了十几万买了泡沫加工设备,都是他的心血,如今却不知该怎么处理。此前,刘长真的父亲摔断了腿,夫妻俩也曾跟乡亲们接了几万元治病——因为老人没有儿子,作为女儿的刘长真一直承担着养老的事宜。

  洪念江和妻子最大的梦想,是改变生活境况,能在村里盖一栋属于自己的小楼,为此他们远赴深圳。如今,这成了一个易碎的梦。

  夫妇俩去工业园拉货的那家客户损失惨重。那位姓何的老板河南周口人,算是半个老乡。事发当天的早晨,何老板开车出去拉货,厂房由妻子照看。包括他们的父母、妻儿以及工人一共16口人,如今全部失联。

  洪念江还能找到吗?对园区情况比较了解的姐夫王金财称,“这么多天过去,已经基本没有了生还的可能性。”他们无法进入现场,只能每天盯着手机上,关注最新动态。

  几天来,孩子由亲戚轮流照看。对于以后的抚养为题,亲戚们非常迷茫。亲戚们的家境都同样很艰苦。“我们也怕教育不好他们,望国家能给我们想想办法。”洪念江解释。

  家人都希望洪念华和妻子的遗体找到后,回送老家入土,以后也让孩子们祭拜有个念想。

  对于“头七”,王金财称:昨天我们已经在念华住的地方烧了纸钱,不能让他在那边没有钱过日子,今天我们还会去给他送点东西。

  小儿子就读的学校捐了2000元钱,送来一些吃的,希望他坚强。但来宝还把吃的留起来,说“要等着父母回来”,和他们一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