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品牌大全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2-06-13  


  多家国内媒体援引巴西网站UOL的一则报道称,包括丹尼尔·费雷拉·多纳西门托在内的三名最优秀的巴西马拉松运动员,希望申请入籍中国,在未来参加马拉松比赛。

  按照巴西媒体的说法,该项目名为“蜻蜓计划”——提案由三名运动员和三名技术人员自发申请。

  澎湃新闻记者随后多方求证这则消息的真实性,截至发稿时,中国田协并没有给出正式回复,但多位相关知情人士透露,管理部门和中国田协进行过小范围的讨论,但暂时没有形成最后的决议。

  此外,据熟悉中国马拉松的圈内人士分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个计划如今还存在诸多变数,巴西媒体的说法可能并不准确。

  对于中国马拉松,甚至是世界马拉松来说,丹尼尔·费雷拉·多纳西门托都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就在去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男子马拉松比赛中,奥运冠军基普乔格在前半程带领的领跑集团中,就有丹尼尔的身影。

  不仅如此,丹尼尔在奥运赛道上和基普乔格击拳头的画面,还成为了东京奥运的一个经典画面。

  这位23岁的马拉松名将,目前是巴西中长跑的领军人物之一。根据官方数据显示,他的半马最好成绩为1小时04分27秒,还是2020年在波兰半马世锦赛中创造。

  随后在今年3月,在韩国首尔马拉松上,丹尼尔跑出了2小时04分51秒的成绩,在创造了国家纪录的同时,也打破了尘封24年的南美纪录,并创造了除去非洲籍选手的最快成绩。

  根据UOL报道,巴西田径联合会和巴西奥委会在过去几年对于马拉松项目的重视程度不高——长期在国外的高海拔训练造成马拉松选手培养成本不低,而运动员平时只能获得每月3100巴西雷亚尔的补贴,约合人民币4200元。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丹尼尔的技术顾问马尔科·奥利维拉提出了这项名为“蜻蜓计划”的提案。

  奥利维拉是一位多年参与中国体育的巴西教练,据巴西媒体报道,在这份计划中,除了丹尼尔,还包括另外两名获得下一届田径世锦赛资格的巴西马拉松选手也期望代表中国比赛,他们是三届奥运会选手、老将保罗·罗伯托·德保拉和若泽·马尔西奥·莱昂·达席尔瓦。

  在三人的授权委托书中也写着——“三位巴西马拉松的主力队员,外加三名教练,都可以立即在中国生活和训练”。

  其中三名教练包括马尔科·奥利维拉本人,还有路易斯·费尔南多和豪尔赫·路易斯·席尔瓦。

  澎湃新闻记者就“蜻蜓计划”向中国田协求证其真实性,但截至发稿前,中国田协并没有给出正式的回复。

  而据几位接近中国田协的相关知情人士透露,管理部门和中国田协此前就这份“计划”进行过小范围的内部讨论,在讨论中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其中就不乏一些反对的意见,据我所知,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决定。”

  据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马拉松圈资深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个所谓的“蜻蜓计划”以及巴西媒体的报道,还涉及了一些比较复杂的因素——包括马拉松运动员经纪人在其中的沟通和运作,以及希望倒逼巴西田径联合会提高待遇。

  毕竟,23岁的丹尼尔代表着巴西马拉松的最高水平。据媒体报道,在得知这一计划后,巴西田协方面也正在与他协商,将他的补贴提高到每月11000雷亚尔(约合15000元人民币),一直到12月份。

  另一方面,据这位马拉松资深人士分析,即便田协未来对这个计划有进一步的考量,那么过程也需要几年时间。

  按照规定,如果改籍,包括丹尼尔在内的三名运动员在三年内不能参加正式比赛——这也意味着,他们会错过巴黎奥运会。

  其中不乏一些令人津津乐道的案例,此前代表中国田径参加东京奥运会的郑妮娜力就是一个积极的例子。

  作为中国田径第一位入籍运动员,22岁的郑妮娜力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田径名将郑凤荣的外孙女。

  早在2017年的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田径比赛上,19岁的郑妮娜力就以华人华侨运动员的身份参加了比赛,当时她还是加拿大国籍。

  但彼时她已经公开表示愿意放弃加拿大国籍,随后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9年6月12日开始,郑妮娜力就不再为加拿大国家队效力。而到了2021年4月,郑妮娜力已经可以代表中国队出战。

  在去年的东京奥运会上,郑妮娜力在女子七项全能上得到6318分,最终位列第10,为中国田径写下了一段新的历史。

  不过,郑妮娜力有中国血缘,和这几名巴西选手的情况大为不同。不过,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对于一些高水平运动员希望入籍中国,管理部门一直持开放和理性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