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热门排行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2-06-20  


  (以下简称《FF7RE》)的官方推特发出了一条消息,称本作发售三天以来,实体版出货量加上数字版销量已达。仅仅三天就创造了如此优秀的销量成绩,不知《FF7RE》的最终销量可以达到怎样的高度。

  《FF7RE》的热卖不单是因为它是经典游戏《最终幻想7》的重制版,有很多情怀上的加分,更因为游戏本身质量过硬:它不仅声画与游戏性都符合现代玩家的审美与需求,而且在剧情的编排上也做出了不小的改动。与其说它是重制版,不如说它是《最终幻想7》的一个名正言顺的续作。

  而在庆祝《FF7R E》热卖的推特配图中最显眼的位置,正是男主角克劳德所用的武器——破坏剑。

  记得在2019年的东京电玩展上,《FF7RE》的制作人北濑佳范扛着破坏剑出现在了会场,为观众们试玩了《FF7RE》的多个场景。北濑佳范在如此重要的场合还不忘扛着破坏剑,这把剑有着怎样的特殊意义呢?

  今天鲨鱼哥就以此剑为引,来和大家聊聊《最终幻想7》的系列游戏作品中所蕴含的、那股贯彻始终的巨大精神能量。文中所有观点皆为本人的一家之言,若您有不同的见解,欢迎在评论区与我交流。

  说起破坏剑,就不得不提到它的原型——《剑风传奇》中男主角格斯所使用的斩龙剑。在这部漫画的第一话中,作者三浦健太郎就对这把斩龙剑进行了详尽的描写:

  “如果要说那是一把剑的话,那便太大了。它巨大、宽厚、沉重,而且很粗糙,那简直就是铁块。”

  “如果要说那是一把剑的话,那便太大了。它巨大、宽厚、沉重,而且很粗糙,那简直就是铁块。”

  初见格斯,目见他四处惩奸除恶,读者会认为他如同手中的斩龙剑一般,高大威猛且顶天立地,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侠客;但随着故事的展开,当读者了解到了格斯被双亲遗弃、被养父出卖、被佣兵欺辱的童年,才知道他手中的剑,对他来说仅仅是在苟延残喘挣扎着求生时唯一能抓住的希望罢了。

  “别跟着我,更别妄想我每次都能拯救你。我不知道明天会在哪里,更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多久,所以下次你再倒下,就自己站起来,否则你只有死。”

  “别跟着我,更别妄想我每次都能拯救你。我不知道明天会在哪里,更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多久,所以下次你再倒下,就自己站起来,否则你只有死。”

  冷冷的性格像极了他手中冷冷的铁块,但他周围还是聚集着不断被这铁块内心的炽热所打动的人们。他们明白格斯的孤独与冷漠,亦能体会这名硬汉身上的温柔与力量;是格斯让他们明白人生的残酷与无奈,也是格斯让他们懂得了守护自己重要的人才是拿起剑的目的。

  格斯以人类的血肉之躯与一把冰冷的斩龙剑,靠着守护重要之人这股强劲的意志力,扛下了来自神与魔无休止的攻击。手中的斩龙剑不再只是将敌人一刀砍断的武器,而是保护他人的坚韧壁垒。

  而克劳德手中的破坏剑,不仅继承了斩龙剑的形,更注入了它“守护他人”的核心精神与灵魂。

  破坏剑外形酷似斩龙剑,巨大而宽厚,它最大的特点在于剑身根部两侧各有一对象征着自由的金色翅膀。而说到翅膀,就不得不提到它的第一位主人:安吉尔。

  在《最终幻想7:核心危机》的剧情中,安吉尔的母亲告诉玩家,这把破坏剑是他家的引以为荣的宝物。

  当时安吉尔想要加入神罗公司之时,他的父亲借钱得到了破坏剑并送给了安吉尔。但由于借债过多,疲于奔命的父亲劳累过度而亡。所以在游戏中我们可以看到安吉尔随时背着这把剑,还经常擦拭与爱惜它,但却基本不会用它。当扎克斯询问安吉尔为什么不用破坏剑的原因时,他只是淡淡地回答道:

  在神罗公司1级特种兵中,只有萨菲罗斯、杰内西斯与安吉尔三人。萨菲罗斯独来独往且性格孤僻,杰内西斯又消失了很长时间,因此安吉尔就成为了2级特种兵扎克斯心中的榜样与偶像。

  “想要成为英雄,就要有不能放弃的梦想与荣耀。我的梦想是消灭一切世间苦痛的源头。”

  “想要成为英雄,就要有不能放弃的梦想与荣耀。我的梦想是消灭一切世间苦痛的源头。”

  安吉尔每次战斗前都会把破坏剑举在面前默念自己的人生信条,而在一旁耳濡目染的扎克斯,也将这句话当做了自己的人生信念。

  但安吉尔却与失踪的杰内西斯一样,都是由神罗科学家荷兰德所制作出来的生物实验品。安吉尔在劣化之后不仅背上出现了一只翅膀,所经之地更会无意中影响到周围的生物,将其劣化为怪物——这让安吉尔认为自己就是真正的怪物。

  信念是与世间一切苦痛做斗争的安吉尔,此时觉得自己就是苦痛的源头之一,决心自裁。在扎克斯面前化身为怪物的安吉尔故意激怒扎克斯,最终被扎克斯所杀。夙愿以偿的安吉尔在临死前将自己的破坏剑传给了扎克斯。

  2015年史克威尔·艾尼克斯公司曾经发起过“我最喜爱的最终幻想系列男主角”的投票活动,破坏剑的第二任主人扎克斯力压《最终幻想7》正传的男主角克劳德,获得了该投票的第一名。

  安吉尔死去的那天,扎克斯在爱丽丝所在的教堂中哭得泣不成声。随后,他背上了安吉尔留给他的破坏剑。即使它的分量格外沉重,扎克斯依然会在重要的时刻双手举起它,如同安吉尔一般默念自己的人生信念:

  在游戏最后,被神罗公司当做实验品的扎克斯逃出了魔晄炉,顺带也救了同行的挚友克劳德。为了再次见到等了自己4年的爱丽丝,扎克斯决心回到米德加尔。本可轻松逃命的他,却一直扶着因为魔晄中毒而神志不清的克劳德慢慢逃亡。

  虽然一路上逃过了神罗公司调查科“塔克斯”组织的追踪,打败了魔化的杰内西斯,最终却难敌神罗公司的天罗地网,扎克斯被蜂拥而至的神罗军队给杀掉灭口。被神罗公司当做废人的克劳德免于一死,最终在扎克斯将死之际苏醒了过来,他缓缓地爬向了扎克斯。

  伴着绚香那首催人泪下的片尾曲《Why》,扎克斯面带微笑,将破坏剑上承载的荣耀与梦想,全部托付给了克劳德,随即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的死亡。他用生命保护了克劳德免受实验的痛苦,也捍卫了自己始终坚守的荣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都不曾放弃自己的挚友,也不曾辱没自己的信念。

  一个阳光、正直、热情且永远乐观的青年,用充满喜悦的语气给自己短暂的一生做出了简短的总结。他躺在地上,望着心爱的爱丽丝曾经惧怕的天空,像个孩子一样感受着阳光的温暖;屏幕的那一边,对着PSP无所适从的我却再也无法忍耐,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和克劳德一样,哭得像个智障。

  “剑是凶器,剑技是杀人的伎俩,无论用多么美丽的语言去掩饰,事实终归是事实。”

  “剑是凶器,剑技是杀人的伎俩,无论用多么美丽的语言去掩饰,事实终归是事实。”

  但在失去挚爱雪代巴之后的剑心,突然之间不再拔剑杀人,他只会拿着自己的逆刃剑,默默地去保护自己周围的人。

  在《剑风传奇》的断罪塔篇中,格斯面对自己死敌格里菲斯最脆弱的时候,并没有选择用斩龙剑去击杀他,而是选择了用斩龙剑去保护遭受危险的挚爱卡思嘉。因为他明白,复仇与守护如同修罗道与武士道一般,二者只能选择其一。

  可见,无论是《浪客剑心》、《剑风传奇》还是《FF7RE》,日本的游戏制作人或漫画家多多少少都喜欢给剑赋予他们所崇尚的武士道精神。

  而日本的武士道精神一直以来就与佛教禅宗脱离不了干系,他们对武士的要求十分苛刻:不仅要有好武艺,还得有视死如归的勇气,更要有谦虚礼让他人的美德。禅宗中“生不可喜,死不可悲”的理念深入日本武士们的骨髓,他们所追求的,永远是对“心”的磨砺。

  所以剑于武士之手,不再仅仅是一把凶器,剑技更不只是杀人的伎俩。剑所承载的,是它的主人对“心”的磨砺与追求,也叫做梦想;它所传承的,是它的主人一辈子都坚守的仁、义、礼、智、信、勇,也叫做荣耀。

  所以破坏剑在安吉尔手中才是消灭世间一切苦难源头的利器,在扎克斯手中才是守护同伴与世界的意志,在克劳德手中才是保护整颗星球的力量。它拥有过三名主人,却蕴含着同样强大而温暖的能量。

  在CG动画电影《圣子降临》的最后,那片扎克斯所安息的土地上,已经长出了崭新的生命。同行的小男孩丹泽尔问克劳德:“这里是谁的坟墓吗?”克劳德回到:“不,这里是一个英雄的起点。”

  《最终幻想7重制版》的制作人北濑佳范曾在2009年开始,为了宣传《最终幻想13》而在世界各地奔走。但每次宣传活动结束时,他总会被问到相同的问题:“什么时候才会重制《最终幻想7》?”

  每一次北濑佳范都会回应到:“重制的数据量实在太大啦,不知道要花多少年呢!但是时机成熟的话就一定会重制吧!”

  最令人可喜的是,世界各地曾经玩着《最终幻想7》长大的各路创作者,听说北濑佳范要重制《最终幻想7》,纷纷赶到他的身边为这部作品注入新鲜的血液。所以北濑佳范感叹道,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热爱《最终幻想7》的灵魂,《最终幻想7重制版》不仅仅是保留了完整的原作精神,而且还是一部远超过了他们核心制作人想象的跨时代作品。

  也许,北濑佳范肩上扛着的那把破坏剑所代表的梦想与荣耀,早已在23年前,就永远镌刻在了玩家们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