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维修信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2-05-28  


  古往今来,摘下橄榄桂冠、登上荣耀之巅的道路都注定坎坷不平,充满着前赴后继、勇毅前行的凡人传奇。讲好其中闪现着力量之美、精神之力、人性之光的故事,召唤起人们坚持奥林匹克运动的初心,凝聚起同向而行、踵事增华的力量,是历史赋予传播者的使命。

  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古希腊,最先肩负起这一使命的是一群吟游诗人。据亚里士多德的《诗学》记载,在文字尚未普及的早期,诗人创作诗歌,特别是内容丰富、情节复杂、人名地名俯拾皆是的史诗,通常需要有高超的技艺和惊人的记忆能力。而诗人的作品,特别是史诗,由于具有“语言筑成的纪念碑”“人的功过和价值的见证”等功能,因此,能得到诗人的颂扬,在当时被视为幸运的象征。

  当被普罗米修斯盗取的圣火,跨过时空、远渡重洋,再次来到另一个古老文明的所在地;当日新月异的传播科技为人类与生俱来的“摹仿”冲动,提供了更便捷、更逼真、更多样的手段;当讲述奥运故事的主体从古希腊的吟游诗人,变成当今背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师时,时代变化、技术日新月异,奥运的历史又该如何被讲述呢?

  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之前,聚焦人类奥运历史的《荣耀之路:镜头里的奥林匹克》(以下简称“《荣耀之路》”)一书闪亮登场。全书汇集了产生于不同历史发展节点的350多张照片,以奥运会的发展史,特别是现代奥运会的发展史为主题,系统呈现了1896—2022年的100多年间,出现在奥运发展历程中的伟大人物、经典场景和精彩瞬间,为读者打造了一颗浓缩着奥运精神的时光胶囊,一图胜万言。

  历经悠悠千年、跨越万水千山,经过百转千回,奥林匹克运动最终从酬神祭祀的配角,蝶变成世人瞩目的盛会,就让我们跟随《荣耀之路》的引领,去体味其中不变的线.荣耀之路前世今生

  在生产力并不发达、战事频发、宗教氛围浓厚的铜器时代,古希腊人对具有超凡能力的英雄情有独钟。因此,成为拥有健美身材、智慧大脑和高尚品格的英雄式人物,就成了凡人的心之所向。

  竞技体育是将个体体能、智慧、意志、技术相结合的产物,能较好契合古希腊人的哲学追求、美学倾向和英雄情结。因而,将竞技元素融入祭祀天神宙斯的活动中,就显得是水到渠成。

  坐落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奥林匹亚,依山傍海、环境优美,不负主神宙斯祭祀圣地的美誉。公元前776年,在经过战争带来的数百年“黑暗时期”后,古希腊人心怀对和平与独立的渴望,凭借区位优势带来的开放社会风气、丰厚人文素养,城邦制度培育的自由民主精神、全民尚武风尚,在奥林匹亚开启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体育盛会——奥林匹亚竞技会(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并确定以四年为一个办赛周期。

  实际上,彼时的奥林匹亚竞技会还倾注了古希腊人“培养具有强健体魄和高尚品格的人”的教育理念。因此,当时的比赛除了有体育竞技,还有诵诗、辩论、演讲、绘画、音乐等方面的比拼。那些具有穿透时空魅力的哲学家、思想家、艺术家、政治家们等,毫不吝惜地让自己的哲学、数学、诗歌、戏剧、政治等主张公开亮相,让人比较。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提摩克雷翁、毕达哥拉斯、索福克勒斯,在当时也都是很出名的运动家。

  当工业革命用四通八达的交通、用时间消灭空间的信息技术等极大延展了人们的行为和思维半径,当由古希腊文明点燃的奥运圣火,时隔千年在工业文明的照拂下重新被点亮,当人们意识到更高、更快、更强的目标只有在多元主体的参与下,才不会有损于它公平竞争的美名时,这份源自对体育运动发自内心的热爱,最终使人们冲破了偏见,打破了横跨在民族、疆域、阶层、性别等之间的限制,使“城邦土壤孕育的种子,在现代文明雨露的浇灌下,开出世界性的花朵”,奥运精神最终升华为全人类的共同追求。

  荣耀之路绝非坦途。奥运会因人们祈盼和平的愿景而生,却始终难逃战争阴霾的困扰。公元394年,古代奥运会在延续了1100多年之后,终因罗马人对希腊半岛的入侵而被迫废止。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在雅典开幕时,正值希土战争前夕,大会的筹备举步维艰。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现代奥运会被迫再次取消,前后一共停办12年。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被迫中断34小时,成为奥运历史上一道难掩的伤痕……尽管奥林匹克的荣光不时因战争蒙尘,但真爱无敌,人们对运动的热爱发自内心、源自本能。正所谓:“志之所趋,无远弗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志之所向,无坚不入;锐兵精甲,不能御也。”今天,当我们再去翻看那些带有抗争意味的照片时,不由感慨,奥运会的发展史何尝不是用不变应对万变,用和平对抗战争,用大爱克服狭隘的历史。圣火点亮的,是人类对和平和发展的向往;圣火延续的,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

  荣耀之路超越自我。为了使奥林匹克运动在现代得到更好的继承和发展,现代奥运会的组织者们也在不断探索发展的道路上,自我革命、守正创新。早在现代奥运会复兴伊始,现代奥林匹克之父、法国教育家皮埃尔·德·顾拜旦就在有所继承的基础上,发出把举办范围扩大到全世界的号召,打破了古代奥运会举办地只能在希腊,拒绝外族参加的原则。

  当然,对更多人来说,将超越精神演绎得最充分的,还是赛场上的奥运健儿们。在《荣耀之路》中我们看到,这些人中有13岁就获得奥运冠军的美国跳水运动员迈乔丽·盖斯汀,也有为孩子治病筹钱而参赛的伟大母亲奥克萨娜·丘索维金娜;有不断打破纪录的天才运动员“牙买加闪电”博尔特,也有为了荣登冠军宝座练了21年,等了21年的巩立姣。无论实现冠军梦的原因是天赋异禀,还是不懈坚持;是几经磨难,还是一举成名;是昙花一现,还是永远绽放,都是因为运动员们在个人成长过程中选择并坚持了超越自我的目标。

  荣耀之路也有温情。一个好汉三个帮。在一个运动员的成长过程中,彼此成全的教练员关系、共荣共生的队友关系、惺惺相惜的对手关系,缺一不可。因此,在人生的高光时刻,与最重要的人一起分享的画面,常常成为摄影师们最喜爱捕捉的镜头之一。2018年平昌冬奥会,武大靖在打破短道速滑项目世界纪录,为中国队摘得唯一一块金牌后,冲到场边准备拥抱教练的瞬间;雅典奥运会男篮小组赛最后一轮,中国队险胜世界冠军塞黑队,队友郭士强激动地抱住了兴奋的姚明……在镜头下,这些输赢之外,饱含着真诚、信任、友爱的人间真情被定格下来。

  古希腊历史学家色诺芬在《希腊史》中曾经说:“如果一个人在朋友落难之时依然坚定不移地站在朋友一边,那么人们对此将永世难忘。”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美国射击名将马修·埃蒙斯在具有领先优势的情况下,鬼使神差般将最后一枪打在了4.4环上,重蹈了他在雅典奥运会上的覆辙。在万分痛苦之际,不久前在女子10米气步枪比赛中获得冠军的、埃蒙斯的妻子卡特琳娜走上前,在丈夫的脸颊上深情一吻,似乎在告诉他:“亲爱的,你还有我。”这些在奥运赛场上所激发,被不同国家运动员所演绎的共同情感,在气氛紧张、剑拔弩张的奥运赛场上显得格外温情。胜利有胜利者的喜悦,失败有失败者的所得,这或许就是参与比取胜更重要的线.荣耀之境再开新篇

  1896年,当奥林匹克的复兴之火在雅典重新被点燃时,中国正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内忧外患、民不聊生,体质羸弱的中国人被西方人比喻成“东亚病夫”。尽管有张伯苓、王正廷、刘长春等人奔走疾呼,张学良将军在任东北大学校长时提出“强国必先强种,强种必先重体育”的口号,但是没有强大的国家,何谈强大的个人。国运兴方能体育兴。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这次会议上,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开始进入快车道,中国人的奥运梦开始迎来线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进一步发展体育运动的通知》,提出“争取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体育强国”。在这份通知发布前不久,在第23届美国洛杉矶夏季奥运会上,中国派出了由225名运动员组成的庞大代表团,并收获了15金的好成绩。在这次奥运会上,首先为中国迎来开门红的,是参加射击男子自选手枪慢射项目的许海峰。这一枪打响后,吴小旋在射击女子小口径标准步枪的比赛中实现了中国女子奥运金牌零的突破,李宁一举夺得三金两银一铜的好成绩,马燕红、周继红分获第一枚奥运会中国女子体操和跳水的金牌……此刻的中国代表团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1984—2001年的中国,正处于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步伐加快、对外开放持续推进的高速发展阶段。与此同时,首都北京作为向世界展示中国的重要窗口,几经波折,终于在2001年7月13日这天赢得了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权。申奥会议现场,中国代表团振臂欢呼,消息传回来,举国沸腾。

  一幕幕精彩的腾空而起,被定格在胶片里。一帧帧动感十足的照片,是人类自身发展轨迹的折射。《荣耀之路》一书生动呈现出了多年来运动员和受众更加成熟的心态和态度。从中,我们不难看到中国运动员身上“为国争光、无私奉献、科学求实、遵纪守法、团结协作、顽强拼搏”的中华体育精神。

  2022年,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上,精彩纷呈的角逐想必同样会被记录,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的奥运精神同样会被传承。这个在公元前4世纪,被古希腊称为“丝之国”的古老国度,在继承和发扬奥林匹克精神的同时,还为它注入了中华文明的智慧和温度:“坚持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促进不同文明交流互鉴”“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者:易艳,系北京市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